返回首页

签了保密协议却不遵守,泄露公司商业秘密,给公司带来巨大损失。两个白领和他们后来就职的公司被原公司告上法庭,理由是他们违反竞业限制约定,被提出高额索赔。

   两白领“背叛”老东家

    一审河西区法院经审理查明,两个被告上法庭的员工曾是原告天津捷利兴机电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捷利兴)的高级白领,公司骨干。被告王某曾是该公司销售人 员,后兼任网管,之后做销售部长。被告刘某是该公司天津区负责人。二人均属于保密和竞业限制人员,与公司签有《商业保密及竞业限制协议》。然而,王某在工 作期间将公司的电脑拿到公司以外去维修。被告刘某则在与公司的合同期限内以天津科瑞承达进出口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科瑞承达)的名义与南通某车灯有限公司商 订购销合同。法院认为,二被告的上述行为严重违反了保密条款约定的义务。

   另外,二人在与捷利兴签订的《商业保密及竞业限制协议》中约定 的两年竞业限制期限内,到科瑞承达入职,并将商业秘密透露给科瑞承达,与同一购货人从事与捷利兴相同的业务。依据协议,二人应当向捷利兴支付违约金。同 时,因为二人的行为给捷利兴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,应当承担赔偿责任。

   法庭上,两名白领均不同意赔偿捷利兴并支付违约金,理由是捷利兴 并未向其支付过保密费和竞业费,双方签订的《商业保及竞业限制协议》并不生效。法院认为,保密费和竞业费是用人单位要求知晓单位相关商业秘密的员工,在离 职一段时间内遵守竞业禁止和竞业限制的约定而给予的适当补偿。本案中,两名白领还在劳动合同期间,就已经违反了该协议中约定的保密条款及相应义务,他们的 抗辩理由不能成立。

   原告公司共获赔130万

   关于赔偿金数额,河西区法院结合二人几次违反保密协议签订的购销合同所涉 及产品的差价和数额,得出捷利兴共损失113万余元。关于违约金,如果按照双方签订的协议计算,两名白领每人都要支付公司98万余元。河西区法院认为,从 保护劳动者利益考虑,这个数额过高,根据天津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相关规定,同时考虑到二人给捷利兴造成的巨大经济损失和对今后业务的影响,酌情判定每人支 付捷利兴违约金31万余元。对于上述给付和赔偿,科瑞承达都要承担连带责任。

   一审宣判后,当事各方不服,均提出上诉。分别以两名白领为 被告的两个案件,在二审过程中,均出现了三方上诉而没有被上诉人的局面。捷利兴公司、员工和科瑞承达均提请法院撤销原审法院判决,支持其原审诉讼请求。而 在原审过程中,捷利兴一案主张100万元索赔,另一案主张200万元索赔,两被告均不同意,认为没必要赔。

   在这样悬殊的上诉请求下,市二中院经过多方调解,使涉案各方达成调解协议,两名白领分别赔偿捷利兴65万元,科瑞承达均予承担连带赔偿责任。目前,此案已尘埃落定。